行业示范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示范

中文在线“文学+”与“教育+”两翼齐飞

  编者按:近年来,IP和在线教育大热,作为中国数字出版巨头中文在线也动作不断。为应对出版业“泛出版”新业态,其实行IP一体化战略,并大举投资在线教育公司,制定“文学+”“教育+”战略。中文在线表现出了其成功转型,强化国内布局,并建立海外阵地的新“野心”。就此,本报专访了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,他详细介绍了中文在线“文学+”与“教育+”两翼齐飞布局,并表达了与出版机构合作共赢,以数字形式传承文明的意愿。

  2000年,中文在线成立于清华园,十七年来各种数字出版公司潮起潮落,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,唯有中文在线屹立不倒。当记者问起童之磊“哪些竞争对手曾经留下深刻印象”时,童之磊自信地说:“与中文在线同时崛起的数字出版公司,要么已经销声匿迹,要么风光不再。只有中文在线坚持到如今。”

  童之磊总结说:“中文在线不是仅仅将数字出版作为赚钱的生意,其中还蕴含着我们的理想和使命——用数字出版传承文明。”从甲骨到竹简到纸质书,再到数字出版,这是文明传播方式的改变。童之磊反复强调:“数字出版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零媒介成本传播,意义巨大。中文在线始终致力于继承和创新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传播方式。”正是基于这样的自信,中文在线经历风雨成长至今。

向世界级的文化教育集团跃进

  记者采访童之磊时,他刚结束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之行,时差还没倒过来,就直接参加中文在线年会,随即又投入了一整天密集的会议中,几乎彻夜未眠,嗓子略有沙哑,但精力依旧旺盛。

  据童之磊回忆,2000年,适逢第一次互联网创业大潮,他也成为了中国内地最早的大学生创业者之一;2005年,智能手机还处在塞班系统阶段,中文在线就开始布局手机阅读业务,和中国移动商洽合作;2012年苹果公司执世界手机市场牛耳,中文在线诉苹果公司侵权竟胜诉,标志着中国数字出版公司已经具有版权保护意识。童之磊和他的中文在线总能领先国内市场半步。如今,中文在线早已是国内最大的数字出版机构之一,正在向新兴的、世界级的文化教育集团跃进。

  记者走进中文在线时,刚刚结束年会的员工们脸上都洋溢着过年前的兴奋。过去的2016年里,中文在线投资了二次元门户网站广州弹幕网络和晨之科,于是年会上便多了精彩的二次元歌舞节目。还不时有员工骑着年会上获奖得来的电动平衡车在公司里穿行,展现出了不同于传统出版企业的全新气象。

  童之磊向记者回忆起和中文在线同时起步的数字出版公司,如2000年,博库(BOOKOO)曾有着上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,一度做得风生水起,但是现在早已销声匿迹。他认为如果没有使命感,中文在线也无法持续下去。他一再强调,中文在线的愿景,是让任何人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通过任何方式获取任何想要阅读的内容,即“5A”愿景。

 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,中文在线成立之初连续亏损9年,但依然不改初心,最终扭亏为盈。2016年上半年中文在线的年度报告显示,与2015年上半年相比,中文在线的营收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变化,其中传统优势业务数字阅读内容营收仍占总营收一半以上,但占比较上年同期降低13%,数字出版运营服务占比下降6%;而之前略显弱势的数字内容增值服务占比达到26%,同比上升19%

  中文在线于2015年上市,经历了A股市场波动,还遇到了历史性的股灾,但整体发展良好。2016上半年,中文在线实现营业收入2.27亿元,较2015年同期增长75.23%;净利润同比增长12.46%,达到783万元。童之磊认为:“对于企业而言,最重要的是将业务、产品、服务做好。优秀的企业一定要有定力,不受市场因素影响。股价临时性涨跌只是中间态,市场终会恢复正常机制。我们不能影响整个资本市场,能做的只是将自己的业务做扎实。”


17年沧海桑田,与时俱进

  童之磊回顾了17年来国内数字出版的发展历程,并总结出三方面的主要变化:

  第一,是用户习惯的变化。过去读者的阅读以纸质书为主,现在则主要以数字形式为主。根据第11次《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》,数字阅读已经超过纸质阅读,成年国民的数字化阅读接触率第一次超越了50%

  第二,是数字出版本身的媒介多元化。2000年中文在线成立伊始时,电子书和网络文学只有PC端可用。而现在,手机已从简单的通讯工具转化为阅读平台,进而转化为多媒体展示终端。且Kindle等电子阅读器也日渐深入人心。

  第三,是国内外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变化。199810月,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《数字千年版权法》。2000年,我国尚未有“信息网络传播权”的提法,而现在,著作权保护法规日臻完善,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。

  总结这些变化,童之磊认为,现在的出版业已经呈现出新的形态——出版已经从纸张这个唯一载体,进化到了影视、动漫、游戏、在线教育等领域,以数字形式延伸了出版的范畴。

  为了支持新业务板块,中文在线于2015811日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定增预案,其中,IP一体化开发和在线教育部分的投入几乎各占一半。扣除发行费用后, 预期将投入9.7亿元用于基于IP的泛娱乐数字内容生态系统建设项目;投入9.7亿元用于在线教育平台及资源建设项目,主要建设面向教育领域的、基于数字化教材教辅的学习支持及数字阅读平台,构造在线教育服务体系,进入数字化教材教辅、数字化教育阅读产品等数字教育出版领域;剩下的6000万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“文学+”与“教育+”战略前景可观

  2015年,中文在线制定了“文学+”和“教育+”战略。其中,“文学+”的核心在于,优秀作品不仅能出版纸质书、电子书,也可改编成电影、电视、游戏、动漫等多种形式。这也一定程度印证了中文在线2008年提出的“全媒体出版”概念。去年,中文在线又进一步提出了“基于IP的一体化开发”,可见,这将会是其未来主要发展方向之一。而“教育+”战略,就是指在线教育或数字教育。

  这两大战略市场都已进入高速增长时期,而在这两个领域,中文在线都具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。如在在线教育领域,全国大约有5万所中小学、上千所高校是中文在线的用户。童之磊表示,中文在线将自己定位为一家新兴的、世界级的文化教育集团,坚持“两翼齐飞”的主要战略,以文化和教育为重点发展方向。

  2016年上半年年报显示,中文在线在IP改编和在线教育投资方面的营收增长迅速,其中IP一体化开发(即数字内容增值服务)2016年上半年的营收实现了577.23%的增长,达到6000万余元;教育业务实现营收4865.11万元,同比增长69.18%

  2016年下半年,国内影视市场增长趋势减缓,一度有人认为IP市场遭遇了寒冬,但童之磊却认为,文化产业大爆发需要优质IP,因此优质IP依然抢手。2008年中文在线就曾同其他公司合作出品过影视作品,当时但凡有影视作品票房达到1亿元,就已算是表现良好;到了2016年,一部《美人鱼》票房已经超过30亿元。童之磊分析说:“中国电影国际化程度还不够,需要向迪士尼、好莱坞学习。这就像大浪淘沙,让更优质的IP凸显。中国出版人不应为市场的冷热所左右,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。”

  20169月,中文在线与万达影视签订合作框架协议,还与华策等影视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紧锣密鼓地打造优质IP201611月,中文在线宣布战略投资二次元门户网站,现金2.5亿元投资广州弹幕网络(A站),获13.51%股权;现金2.5亿元投资晨之科,获20%股权。

  童之磊介绍说,二次元领域是代表年轻人的新兴市场,这些爱好二次元的年轻人会是未来IP的主要消费人群,参与其中则是中文在线最重要的战略布局之一。如今,中文在线已逐渐形成了一整套开放能力、营销能力,建构起了强大的用户基础,直接覆盖用户(采用各种产品的用户)超过7000万,积累了一定的优势。

  教育领域是数字出版极具潜力的发展方向之一。2015年底至2016年,中文在线以及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基金对三家在线教育企业——ATA、寓乐湾和最库教育开展投资。其中,ATA由中文在线直接投资,寓乐湾和最库教育由中文在线基金投资。

  童之磊分析表示:“教育与数字出版结合,可以让出版呈现出全新形态。以前教师教学是单纯的‘教育’,教材教辅是单纯的‘出版’。现在数字教育出版不再仅仅是出版物,可以是视频、课堂实录、多媒体教学课程等,出版成为了‘教育’本身。这样的转变为中国的教育出版业打开了巨大的市场空间。”

  他进一步解释说,中国的教育出版对我国出版业贡献极大,从利润来,至少占整个出版业的50%。从规模来看,我国的教育出版一年的收入仅有几百亿元,但跳出出版业后面对的却是35000亿元规模的庞大的教育产业,空间无限。与中文在线合作的清华大学慕课平台等都是教育的革命的例证。而中文在线2016年的教育业务也增长了70%左右。

  童之磊还认为:中国出版人,尤其教育出版人要勇于走出去。他强调,出版人不能仅仅将自己的职责定位于做出版物,教育出版一旦转变为教育服务,会迎来更广阔的市场和空间。有的教育出版社,如外研社,已经开始开展培训,研发了自己的考试体系,向教育服务机构转型。

  童之磊介绍说,中文在线与很多教育类出版社,如人民教育出版社、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共同推进了数字教材教辅平台等数字教育项目的建设,他表示,未来也非常希望能与更多教育出版社联合打造优质的数字教育内容。

  从中文在线的角度来说,如果能成功实现转型,紧紧抓住IP改编市场的需求和在线教育的红利,其发展前景十分可观。

出版机构不能画地为牢

  童之磊认为,中国传统出版机构的问题在于画地为牢,出版机构要发展,就要勇于探索“泛出版”新业态!他进一步总结了中国数字出版和国外的主要差异——国外领先的出版机构,尤其是教育相关的出版机构,如培生、爱思唯尔、约翰·威立等,数字出版收入通常占总营收的一半甚至70%以上。特别是培生集团已实现了从出版公司向教育服务商的转变,旗下华尔街英语已成为著名的英语培训机构。培生集团的各种电子教材、信息化工具已经广泛在学校普及。反观国内的出版机构,多以纸质图书为主要收入来源,尤其在教育出版的数字化方面与国外同行存在一定的差距。

  但是童之磊强调,中国在数字出版方面也有远超过国外的优势。如,中国是第一大手机用户国,智能手机的拥有率世界第一,所以手机读者人数也是世界第一;且中国独有的网络文学原创模式世界领先,网络文学产生了数以百万计的作品,其中不乏《后宫甄嬛传》《明朝那些事儿》这样的精品力作,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网络文学不仅在中国受欢迎,还被输出海外,翻译成各国文字,同样受到了海外读者的欢迎。例如中文在线作者酒徒的作品就被翻译成多国文字,甚至有国外网站专门翻译中国的网络文学,反响热烈。

  童之磊还认为,中国的文化产业将迎来巨大爆发。最新国家的“十三五”规划中,也提出文化创意产业要达到1万亿元的水平。这说明我国文化产业正进入高速增长期,强大、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才能最终胜出。童之磊以中文在线与万达的合作为例解释说:“万达有院线资源,中文在线有内容资源,未来IP影视合作将在两个C端表现出一定的优势:一是上游内容端(content),二是下游用户端(customer),这样的合作会非常有价值。”

  童之磊更希望出版机构能够主动探索转型升级,如果遇到技术瓶颈等问题,中文在线非常乐意且希望能够成为出版机构的合作伙伴,与出版社共同探索“泛出版”转化的路径。

  童之磊介绍,中文在线能为出版社提供的服务主要有两点:第一,是通过中文在线平台,实现IP一体化开发,对于出版机构的优质作品,中文在线可以开发数字出版、电影、电视、游戏、动漫、有声书等多种衍生产品,为作品带来更大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;第二,是实现创作方式的转变,中文在线可与出版社形成深层次战略运营关系,共同策划选题,联合打造知名作家。

  一部书如果能通过网络连载聚拢人气,再改编为影视和游戏等,对纸质书的销售也可形成巨大的带动作用。例如广东人民出版社与中文在线合作的小说《紫阳》在17K小说网连载后出版纸书,影游联动。

  中文在线拥有数以百万计的作者,其中不乏顶级优秀作家,“现在正是IP爆发的时代,国内类似平台目前屈指可数。我们非常愿意将这些作家作品与出版社联合开发,以凸显中文在线的价值。”童之磊说。

  在原创IP领域,中文在线旗下自有网站“17K小说网”、“汤圆创作”和“四月天小说网”都是知名的网络小说站点,17K是原创网络文学平台,“四月天”是原创女性小说平台,“汤圆”则是原创手机创作平台。热播电视剧《何以笙箫默》和《后宫甄嬛传》的原著作者都是中文在线的签约作者。

双轮驱动,快速推进国际化

  谈到未来的发展规划,童之磊表示,按照规划,未来中文在线50%以上的收入将会产生于海外,或与海外相关,国际化将是中文在线重要的发展战略。童之磊介绍说,中文在线国际化有两种主要模式,第一种是把产品推向海外,中文在线的电子书已经服务了很多海外用户,例如全美第二大图书馆纽约图书馆,就采用了中文在线的电子书;第二种是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,快速建立海外阵地,如2015年,中文在线投资美股上市公司ATA——一家领先的教育测评公司。“希望可以借助以上两种模式,以双轮驱动的方式快速推进中文在线的国际化。”童之磊总结道。

  多年来,中文在线之所以能够实现飞速增长,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战略方向和发展模式都契合了市场发展规律。中文在线在我国各个经济文化中心,如上海、杭州、武汉、广州、成都等地,都设立了子公司,未来中文在线会强化国内布局,并放眼全球,努力落实国际化的战略布局。

  过去一年多,有不少优秀的人才加盟中文在线,如原中国移动咪咕数媒公司总经理戴和忠、原迅雷副总裁金晖、原畅游副总裁宋洁等,都有深厚的行业背景,称得上顶尖人才。如今,中文在线的高管团队日益多元,已形成优势互补的复合团队。童之磊告诉记者,中文在线在人才引进方面会反复精选,要求团队成员一定要认同中文在线的价值观和使命;同时,中文在线会为员工提供成长发展的平台,创造良好的机制,让顶级人才充分施展才能!

  在采访最后,童之磊说,希望能通过本报的采访,宣扬数字出版的理念。他表示,中文在线一直定位于做中国出版业的伙伴,帮助出版业实现向数字出版的转型发展。对于出版人而言,“思路决定出路”,他进一步解释说,中国出版人最重要是要放开思路,将自己的角色定位从纸质出版转向“泛出版”,不要画地为牢。(作者:原业伟   来源 :出版商务周报)

会员注册

会员登录